知否

魔道天官渣反,更文的话看看我又多少库存,叫我晓笙就好啦~

有点甜

有点甜


其二


校园


极度ooc







众所周知蓝曦臣为人,人如其名。成绩好,年级第一,学生会主席。长的好,温文尔雅。身材修长,如同一块没有雕琢的白玉,洁白无瑕。出身好,姑苏蓝氏大公子,未来的董事长。但是这样的白马王子他不喜欢女孩子。再比如他喜欢自己的义弟金光瑶。

当然,大家都知道。


众所周知金光瑶其人,人如其名,学习好,过目不忘,学生会书记。长的好,面目柔和,阴柔美,却不显得女气。出身好,兰陵的二少,八面玲珑。也是不少人心仪的对象,只是个子有点矮,甚至有些高个子的女生都比他高,但是颜值摆着呢,俗话说的好,身高不够颜值来凑。但是这样的金光瑶心里已经住着一个人了。


金光瑶喜欢蓝曦臣,蓝曦臣知道。大家却不知道。蓝曦臣喜欢金光瑶,大家都知道,金光瑶却不知道。这样的他们都没有向对方透露消息,蓝曦臣只是想逗逗金光瑶,但是金光瑶只是想把这份感情放在心里,小心的维护着。所以蓝曦臣因此吃了不少不该吃的醋。


比如?比如总是和金光瑶在一起的薛洋。明明金光瑶自己不是爱吃糖的人,却总是揣着糖在兜里。他也知道那是给薛洋准备的。虽然心里不是滋味,但是却没有表达出来。好气哦,但是我就不说。


这大概是宝宝委屈,但是宝宝不说。但是金光瑶却看的出来蓝曦臣不高兴,但是不知道是因为他。所以每次都是金光瑶去哄。但是不是很好哄,金光瑶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哄蓝曦臣和哄金凌没什么区别,无非是抱抱,拍拍,说两句好听的话就好了。当薛洋知道之后会毫不留情的嘲笑他

[哈哈哈哈,小矮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小矮子,你怎么不亲亲抱抱举高高呢?哈哈哈哈哈哈,对哦,你的身高不够。哈哈哈哈哈…]每次看到薛洋这样,金光瑶总是抑制不住想打他,尽管最后还抑制住了。


但是还是好气哦。


还有一回,金光瑶爽约了。

在开会之后,蓝曦臣约金光瑶去图书馆,打算和他表白,这是他执着了很久的事了,原来还不打算表白的,但是蓝曦臣的弟弟很贴心的给他找了个弟媳,他也应该贴心的给忘机找个嫂子。所以,他把金光瑶约了出来。结果……

金光瑶他没来,蓝曦臣这就郁闷了。于是第二天,他很早就起来了,站在金光瑶他们班的门口堵人,然而,金光瑶小朋友并没来,蓝曦臣很生气,打电话给金光瑶,但是,没接。于是蓝曦臣下楼去堵,不是,去找薛洋,问他金光瑶为什么没来。薛洋看了看蓝曦臣,刚想说些什么,但是话题一转,出口的却是

[小矮子?他今天结婚,你不知道吗?]蓝曦臣一听,瞬间脸就白了问道

[什…什么时候的事…阿瑶他没和我说啊?]但是脸上还是少不了心痛。阿瑶结婚了,对象不是我,我该怎么办

薛洋在心里偷着乐,但是表面却还是一脸震惊,又道

[这么大的事儿他竟然没和你说?!太不够意思了!不过没关系,婚礼还没开始,还有两个小时才开始,你现在过去还有些时间,他就在你弟弟名下的酒店办的婚礼。]说完薛洋点了点头。但是蓝曦臣心里此时

[还是我忘机的酒店???忘机怎么没和我说啊???忘机?你嫂子被你弄没了你知道吗!!?]蓝曦臣一脸震惊。薛洋连续叫了他三下他才反应过来到了声谢谢就不顾家里的雅正和学校的校规冲出去了。


呵,校规?雅正??能有媳妇重要?


路上堵了了四回车,才到酒店,结果,还没进去门呢,婚礼就开始了。于是他加快速度,到了婚礼大堂的门口,没有敲门就直接推开了大喊

[等一下!这婚不能结!]于是整个世界都安静了,金子轩一愣一愣的,江厌离也很迷惑问道

[蓝少爷,为什么不能结?]说完还有些委屈。魏无羡也很愣,看了看蓝忘机问道

[你哥这是怎么了?着魔了?你们家的雅正呢?]蓝忘机看了看魏无羡摇了摇头,又看看自家兄长,欲言又止。

金光瑶手里拿着麦克风,说也不是,不说也罢是,一直到蓝曦臣走到他面前

[阿瑶…这婚不能结…我…那个…你听二哥说…]

[二哥我听着呢…]金光瑶一脸懵。

[阿瑶…我…其实…]蓝曦臣吸了口气

[金光瑶同学,我喜欢你,你可以给我个机会让我来表达我对你的心意吗?即使所有人都反对,但是,我还想和你在一起。]说完就一直盯着金光瑶。

金光瑶一脸懵。

江厌离一脸懵。

金子轩一脸懵。

温宁一脸懵。

江澄…一脸死给。

魏无羡一边拍手一边看看蓝忘机的表情,等魏无羡鼓掌之后整个礼堂都鼓起了掌纵使金光瑶脸皮再厚,也扛不住蓝曦臣这般。

[那个,二哥,这件事一会儿再说,现在主要是婚礼还没结束呢,大家都看着呢。]

[不行!婚礼结束之后你不就是别人的了,阿瑶,你给我个机会。我会善待你的!]蓝曦臣一脸着急,都快哭了

[二哥你在说什么?]金光瑶依旧没反应过来

蓝曦臣又道[这不是你的婚礼吗?]蓝曦臣又紧张又难过,一直盯着金光瑶

金子轩看不下去了

[蓝大少…这是我的婚礼,我和江…咳咳厌离的。]说完还不好意思的看了眼江厌离,看完还脸红了,江厌离看着他笑了笑,抓住了他的手,表示赞同。

蓝曦臣糊涂了,看了看金光瑶,金光瑶对他点点头,他看了看魏无羡,魏无羡还在鼓掌…最后他看了看自家弟弟,蓝忘机点点头。蓝曦臣的心放下来了,恢复到以前的翩翩公子的样子道

[既然是误会,那真是对不住大家了,我很抱歉,那婚礼耽误了吗?不如继续吧。]说完对金子轩夫妇鞠躬道

[给你们添麻烦了,真的抱歉。]

江厌离理解道

[没关系的,误会解开就好,那蓝少还反对我和子轩结婚吗?]金子轩调侃到

蓝曦臣歉意的笑笑,有摇了摇头,然后站在金光瑶身边。


婚礼圆满结束


最后蓝曦臣和金光瑶一起走。

这个时候,金光瑶穿上了休闲装

[那个…今天说的是真的吗?]金光瑶有点尴尬的问道

[什么?]蓝曦臣表示他很迷惑,虽然心里明亮的和镜子似的。

[就是那个告白啊。]金光瑶表示你不会想赖账吧。

[什么告白]接着装糊涂。

[就是我喜欢你啊,不要结婚]什么的,真的赖账?!

[嗯,我也喜欢阿瑶。]

…………

[二哥啊…]

[在呢。]说完牵着金光瑶的手,金光瑶也回牵着。

算是告白成功了吧。

就那么停滞一瞬间,金光瑶的耳垂透着粉,脸上也泛着桃色。和天边的晚霞一样。

……

呵,蓝曦臣。


[不过,这就是阿瑶的不对了,今天,你的哥哥喜事怎么不和我说啊?]蓝曦臣想起来今天薛洋对他说的话,想来他是知道的,他都知道,那为什么我不知道?难道他比我重要。

想到这里,蓝曦臣不禁打翻了醋坛子,心里泛着阵阵酸意。

[你弟弟和你说吗?后来我也给你发过信息,没看到吗?]金光瑶一脸,你没看信息,还来兴师问罪,不过没关系,我原谅你的表情。


……啊…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蓝曦臣心里想。

[阿瑶,这是二哥的疏忽,误会阿瑶了。]蓝曦臣立马给媳妇(划掉)金光瑶道歉。


[不过,二哥,你为什么会以为是我的婚礼呢?就算是我的,那时间也不对劲啊?]


金光瑶有点怀疑是不是某个性薛的小王八干的。


[就是找你的时候,和你总是在一起的那位同学说的。当时有些着急,就没想那么多,毕竟…]

在想一会儿人就是别人的人了。


接下来的花,金光瑶表示,蓝曦臣不说下去他也知道个大概,


呵,就不该怀疑,就是薛洋那个小王八干的!


金光瑶脸上笑嘻嘻,心里直骂薛洋你完了。


不得不说蓝曦臣这个算盘打的啪啪响,不仅洗白了自己,还让金光瑶对薛洋的好感噌噌的掉,蓝曦臣表示很欣慰。


与此同时的薛洋表示一个冷颤,然后和没事人似的接着粘着晓星尘。依旧浪着。






感觉,不怎么甜。。。


半世

11

[公子,以后你就是住这里吧。]蓝曦臣面带微笑的回答。

[麻烦了。]金光瑶答到。

蓝曦臣没有说话,转身走了。金光瑶看着对方离去的身影,心里不知想了什么,但是还是转身把门关上了。

是夜,月光如同银色的幕布一般,笼罩着这个天空,很美,

但是此时的金光瑶心里却很乱如麻,上辈子,他机关算尽,可是他的结果如何?这辈子,他本来是打算安分守己的,但是有琴氏家主夫人,也就是名义上的姑姑,却不让他安分守己。

比如他为何会被献舍?为何没有布阵就可以献舍?为何“他的”姑姑在别人的眼里对他这么好,可是在他眼里,却看到了一丝毫不掩盖的嫌恶。种种看来,以后他想简简单单的度过这一生还是不可能的,他这辈子,还要继续算计,继续尔虞我诈。

只有这样他才能活下去。

但是他不知道暗地里有谁操控着这一切,聂怀桑他还有多少后手。这些事不得不让他慎重考虑。而且,金凌现在是否处于水深火热他还不太知晓,只是知道这个世间要变天了。

12

次日清晨,金光瑶早早的醒了,准确的来说,重半夜回忆起前尘往事的时候他就睡不着了,因为他怎么也没想到,他还能再次来到云深不知处,再一次看到蓝曦臣。虽然他也很开心,但是此时此刻却笑不起来,因为他梦到在观音庙发生的事了。

到了蓝家听学的时间,这是上辈子没有的事,因为上辈子,他只在兰陵上过课,听得都是兰陵的过去,心法。这次是姑苏的过往,其实对他来说,他还挺有兴趣的,尽管以前蓝曦臣和他讲过些许。

到了听学的地方,哪里还没有人,他是第一个到的,于是他便出去转了转,转转这领他熟悉又陌生的云深不知处。

转够之后他便原路返回,只是在这回去的路上看到了熟人。心里惊了一下,于是转身欲走,但是听到了对方叫他

[这位公子好是眼生啊?是来云深求学的吗?]说话的是顶着莫玄羽皮囊的魏无羡,声音轻快,又透露着戏谑眼睛也炯炯有神,不得不说莫玄羽的皮囊还不错!

也是被金光善看上的女人哪有几个不好看的?生出来的哪有几个五官不整的?这也不是他自夸,以前的金光瑶虽然没有很惊人,但是也属实养眼的很。完全继承其母亲的美。话题又转了回来,

[在下是东方的有琴氏,特意从偏远的蓬莱到云深求学。眼生是应该的不知公子何许人也?]金光瑶明知故问的回到。

魏无羡刚想回答道,但是话在嘴里又转了一下答到

[鄙人姓蓝]说完还对金光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金光瑶有点不解,但只是迷惑了一下就恢复了和上一世一样又不一样的笑脸。

但是殊这一切被来找魏无羡的蓝忘机看进眼里。面冷若霜的神色不禁有些绷不住了,眉头一皱,喊了一声

[魏婴]


有点甜

不是ooc是非常ooc

校园pa双向暗恋





薄荷糖和牛奶哪个甜?


蓝曦臣觉得金光瑶一定很甜,之所以为什么这样想呢,那是因为金光瑶的皮肤很白,像牛奶一样。所以蓝曦臣每次看到牛奶的时候都会想一下,金光瑶的味道是不是也和牛奶一样。

虽然想尝一尝,但是,他没有,因为他不知道金光瑶的心思是什么样的,还有,蓝家注重雅正,没有得到金光瑶的允许,他还是不敢做太过的动作。


是的,蓝曦臣喜欢金光瑶,但是金光瑶却不知道,蓝曦臣喜欢金光瑶的笑,因为金光瑶笑起来很温暖,就像阳光,让人忍不住靠近,但是,靠太近却很容易被烫伤。但是每次听到金光瑶喊二哥时,脸上虽然依旧很温和的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他的心总是不经意的乱了阵脚,大概这就是喜欢吧。蓝曦臣的喜欢就是这样小心翼翼的。


金光瑶觉得蓝曦臣很甜,因为蓝曦臣的声音很好听,仿佛是夏天的薄荷糖,让人清清爽爽,不断靠近。所以金光瑶想尝一下,但是他没有。但是也只是想想而已。


是的,金光瑶也喜欢蓝曦臣,但是蓝曦臣不知道。金光瑶的喜欢就像制作麦芽糖的过程一样,小心翼翼但是却不敢停下来,就怕糖凝固了,但是动作也不敢太快,怕一不小心糖就洒出来了。这样的小心翼翼不知道保持了多久,但是,他可以等。


两个人都是小心翼翼的,到时两个人却都是甜蜜的。每次金光瑶去找蓝曦臣,他都能看见,蓝曦臣在喝着牛奶。这一点都不蓝曦臣。一点都不符合蓝曦臣的所做所为。

同样,每次蓝曦臣来看金光瑶时,总能看到金光瑶的桌子上有吃完的糖皮,还是薄荷味道的,但是这很金光瑶。因为,他的书包里,或者是书桌上还是兜里,都有很多的糖,也不知道为什么。


有一次,蓝曦臣看到金光瑶把糖重自己的兜里拿出来,给了另一个男孩,那个男孩笑了,露出来虎牙,看起来有点坏坏的,但是还是不影响他的帅。看到最后那个男孩都快扑到他身上了,这才忍不住叫了金光瑶。

[阿瑶。]蓝曦臣声音微微提高,然后走了过来,站到金光瑶的旁边。

[一会儿有个会议,需要学生会的人一起讨论一下]蓝曦臣面不改色的对他道

[嗯,我知道了,二哥还有别的事吗?]金光瑶笑了笑的回答道,

[没事了。]听到金光瑶叫他二哥,蓝曦臣心里甜丝丝的。但是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急忙改口

[就是等一下有时间吗?想请你吃个饭]蓝曦臣丝毫没有看到旁边的那个人的脸色不好看。

[无功不受禄,二哥是有什么事拜托我吗?]金光瑶一脸了然的表情。

[没有,就不可以请你吃饭了吗?]蓝曦臣一脸受伤的表情。

金光瑶被逗乐了[我知道了,二哥,我会去的]于是蓝曦臣和金光瑶道别,虽然心里不情不愿,但是他还有事要做,既然得到金光瑶的肯定,那么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蓝曦臣走了之后,似乎想起了什么,于是转过身面向那个男孩。但是那个男孩却不满了

[终于想起我了?小矮子?]薛洋有点生气道

[说吧要什么补偿?]金光瑶无奈到

薛洋想了想不知是想到什么开心的事笑容都盖不住了

[我想知道些关于晓星尘的事儿。]

[…晓星尘?就是那个明月清风的晓星尘?你可算了吧。成美,别祸害人家好学生了]

[说了别这么叫我!还有,什么叫祸害!我看上他,那是他的福气!你到底给不给?不给,我把你那点小心思捅出去了啊。]

金光瑶在心里白他一眼

[好吧,回家看手机去吧,给你发手机里。]

[这还差不多]于是那名男孩就走了。

你说金光瑶?早就去和蓝曦臣一起吃饭去了!

薛某人提供道



他们的感情如同绵绵的小雨,轻轻的打在你的心上,不疼却痒痒的。有一次在体育课上,金光瑶他们班在练单杠,但是他没有去,而是坐在了一棵树下看着蓝曦臣在打球。汗水顺着脸颊流到脖子上,然后顺着脖子滑倒衣服里,这是一个能让所有女生尖叫的场面。如果球能进球框了。但是没有,

[失误失误,打偏了。]蓝曦臣笑眯眯的解释到。听到队友一阵吹嘘,然后讪讪的退出了场地,朝着金光瑶这边来了。

金光瑶看到对方来了,收起了目光往旁边挪了一下位子,示意对方坐下,对方很了解的坐下了。

[你们不也是体育课吗?]蓝曦臣问了问,问完之后看了看金光瑶的班级所在位置,发现他们在做引体向上,但是单杠很高。心里了然。

[是啊,可是今天太热了,不想上体育课]金光瑶强做解释道

[确定不是因为够不到单杠才不上体育课的?]蓝曦臣打趣到

[二哥!!]金光瑶装做生气的样子。

蓝曦臣因为他的动作被逗笑了,金光瑶也跟着笑了起来。

[二哥,其实…我不矮的。]金光瑶解释到

[嗯,不矮]但是也不高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是还是没有把后半句真实的想法说出来。

但是金光瑶却是看透了似的微微瞪了他一眼,没有丝毫威慑作用,甚至还有点撒娇的味道。

[好了,好了。不闹了,快下课了,等一下去买点冷饮吧。]

[我要薄荷味的。]金光瑶道

[为什么阿瑶这么喜欢薄荷味呢?]蓝曦臣问

[那二哥为什么那么喜欢牛奶味呢?]说完两个人互相看了对方一下,不经意的一起笑了。于是,最后谁也没有回答这个略带寓意的问题,不约而同的走向了超市。

[阿瑶觉得薄荷糖和牛奶糖哪个甜?]蓝曦臣问


金光瑶想了想道[那二哥觉得呢?]

[我觉得都没有阿瑶甜。]蓝曦臣答到。


听说从那以后蓝曦臣没有再喝牛奶,金光瑶没有再吃薄荷糖。

恋爱,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真好


半世

9

到了去云深不知处的时间,可是,金光瑶还在外面晃悠,大概只有他自己明白吧。内心苦涩的始终不是他一人,他也明白,只是也还是没有准备好去见他罢了。

不知不觉就到了山脚下,到的时候他也惊讶了一下,只是一下,然后度步走去。


到了云深不知处,才想起来,通行令牌在紫苏那里,没有通行令牌是进不了云深不知处的,可是紫苏已经回去了啊!

[这还真是,这叫什么事啊…]正在他在烦恼的时候,来了一个人到他身后

[公子,在云深不知处境外,可是需要帮助?]说话的正是蓝思追,温文尔雅,不失礼节。

[你们…是姑苏蓝氏的子弟?]金光瑶明知故问的到

[嗯,正是,我们昨天晚上去夜猎了,奈何,受到了些挫败,所以回来晚了。]说完还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金光瑶坦然一笑答到[我是来自东方的有琴瑶,前来云深不知处求学,通行令牌却忘记了,所以,还请这位公子帮帮忙。]说完对他抱拳鞠躬。

[原来是有琴公子,失敬失敬,我们这就进去吧。]说完蓝思追微微欠身

[有劳了。]说完对他微微一笑,并做出回礼就跟着去了。

[他就是有琴家的二公子?比我大吧?怎么比我还…],矮。一位176的小修士虽然想这样说,但是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来呢,蓝思追就怼他一下压着声音道

[休得无礼!]那名小少年才讪讪闭上了嘴


半世

7

金光瑶在离云深不知处不远的地方内。

[小少爷,我就送你到这了,要不是那里不让带下属……我一定会跟着的!你…你有什么事儿记得回信啊,以后要记得回来啊]紫苏哭哭啼啼的说。

紫苏,就是当时看到金光瑶囧样的那名婢女,当时金光瑶打算杀人灭口的,可是,当时的他不知是被下药了还是怎么了,灵力停滞,所以,没有力气,后来,发现也就是一个忠心点的小丫头,没必要,大费周章,所以,这个紫苏很幸运。

[放心吧,我会的,还有别总是哭哭啼啼的,我又不是不回来了。]说完用手擦去对方的眼泪。

说着说着,时间就到了

[紫苏。]

[嗯?]

[谢谢,还有再见。]说完船就开了,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听到。


云深不知处内

几只兔子还在悠然的啃啃嚼嚼,丝毫没有因为人来人往而停下。此时有的人正因为即将到来的稀客而忙碌,有的也因为要来的稀客而……添乱。

[景仪!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

[蓝思追!云深不知处禁止大声喧哗!]

[小心点,要是让含光君撞到了,要被罚了!]两名少年打打闹闹,不,准确的说,一个打闹,一个阻止。

[景……泽芜君。]蓝思追微微鞠躬。而蓝曦臣却是点点头,然后目光转向另一边

[泽芜君。]蓝景仪知道自己被抓个现行,也不好打闹了。尴尬的把手放在两边,心里却是忐忑不安。

[后日,云深不知处会来客人,一个来自东方的客人,如果人人都像你们这般,那岂不是乱了套?]言下之意就是,你们如果知错,就乖乖领罚

两人对视一眼,蓝思追明了到

[泽芜君教训的是,我们这就去]说着,拽着一脸懵的景仪去领罚了

[泽芜君这是怎么了?]蓝景仪一边被扯着走,一边问

[不知道呢,或许是因为打击太大了,毕竟…]虽不说,但是蓝景仪却了然,也知趣的闭上了嘴任凭蓝思追拽着他去领罚。

蓝曦臣看着他们离去的地方,心里又是一番曲折

[打击太大了吗…]像是在自言自语,最后还是摇摇头。[若是可以重新……我…]他不敢下结论,因为他也不知道,如果重来一回,他是否还是会一剑刺向他,是否会相信他,他也不敢保证,但是他心里难受,却是真的。

[罢了,罢了。]的确是我对不起他。若是能还的话,他也想还啊…


8

次日,彩衣镇内

[蓝湛,你说这个稀客是谁啊?]魏无羡笑嘻嘻的问道边说,一边还扯着他的衣袖,还来回乱晃,像小姑娘似的。

[东方蓬莱岛有琴氏二公子,有琴瑶]蓝忘机好像习惯他这样似的也不见恼,甚至还有点小高兴?

[名字那么长??]魏无羡故作惊奇的到,蓝忘机也是淡淡的撇了他一眼,就把目光转移了。

[好了,好了,不闹了,不闹了。]似乎是在想些什么,又问到[多大了?]

[十七左右。]面不改色的答到

[好小一只啊,那那那,那性格呢??]

蓝忘机微微皱眉[不知。]

魏无羡知趣的把嘴巴闭上了,因为,他不知道如果再说下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毕竟,他也看出来了,蓝忘机吃醋了。。。正在这时,金光瑶和他们擦肩而过,金光瑶和蓝忘机对视了一下,又面不改色的转移了目光。

[嗯?]

[怎么了?蓝湛?]魏无羡看他停了下来,有点好奇的问了一下

[没事。]蓝忘机看了他一眼,又撇了一下金光瑶离去的地方淡淡的答到。

与此同时,金光瑶表面上面不改色,内心却是一阵狂跳,尤其是和蓝忘机对视那一下。

[遇见熟人了啊。看来,他也要来了吧。]说着竟然笑出了声音来,但是笑容中透露着苦涩。













终于有点进度了,打算满30粉打算让大家点个梗,短篇的。写的有点ooc但是还是谢谢那些愿意看的小可爱啦!


我还能说什么,为了,大舅,也要把这个背下来啊

半世

5

一个月后

[听说了吗?东方蓬莱岛二公子要来了。]

[那可是炼药世家。为什么会来咱这修仙这儿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他们家的二公子。不会炼药。但是,确实个修仙的好苗子。于是他们家的家主夫人也就是他母亲的姐姐。把他送到咱这儿开,让他磨练磨练]

[那打算让他上哪去学啊?]

[还能去哪?去云深不知处求学呗。]

[说的也是。]

[家教严格,规矩众多但是辈辈出人才啊。]

[比如蓝氏双璧。说起蓝氏双璧。我倒想起来。宗主最近是怎么了?]

[谁知道?也许是那个敛芳尊吧!毕竟结义兄弟却被他亲手杀死了。心里过不去吧。不过,敛芳尊留着以后也会闹出什么。还不如死了算了。但是没想到亲手结束他的居然是他的义兄。蓝曦臣受的打击也挺大的。听说,自从观音庙那次事件之后就闭关了。谁都劝他都不听?不过我想这次应该出关吧,毕竟东方有琴氏可不是好惹的。应该懂得大局吧。]

听着众人叽叽喳喳,金光瑶大致知道些许。

[原来…他心里也知道愧疚啊…那又如何,金光瑶已经死了,]想到这里,心里不禁阵阵泛酸

[少爷,怎么了?]  那名婢女略微担心。

[没什么。只是想到些许往事罢了。不提了,不提了。]说完把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

好苦。

[我们这次是去云深不知处去修学吗?]

[夫人是这样说的。]

[走吧,该去报道了。在云深不知处迟到可是要被严厉处罚的。]

[唉?哦哦哦,公子等等我。]

云深不知处吗…金光瑶默默的想

而另一边东方蓬莱岛


6

[母亲,你真的打算让他去?]一位少年到,这名少年正是带人打金光瑶的那名男子,此时,却丝毫没有那时候的戾气,乖巧的像个邻家大哥哥,秀气的很呢。这就是有琴家的大少爷,有琴季诚。

[这是欠他的,欠他母亲的,终归要还的。既然还过了,以后除了姓氏上能有些牵连,剩下的,都和有琴氏无关。]那名女子说到,此人面色雍容华贵,一看就保养的极好,再加上本就是美人坯子,红唇微张,看起来有些和蔼,只是内心却不如此

[真的!我就说嘛!母亲你果然知道,有琴瑶那厮是没法和我比的]说完,眼睛里泛着金光,仿佛是饿久了的老虎看到食物时的样子

[没事的话,你就赶紧炼药去,免得被人说是无能之人]有琴夫人面色微变对他轻声呵斥到

[知道了!知道了!母亲,我这就去!!]说完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干什么去了?当然是去玩了!还能指望他炼丹不成?自己的儿子自己最了解

[唉,你要是有现在的他一半的智商,一半的才智,我又何须如此?终归还是欠她的。]待人走后又似乎自言自语的说

此时云深不知处下彩衣镇内又要变天了


半世

3

东方蓬莱岛


[起来!还给我装!?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起来啊,你的能耐呢?]眼前这个容貌还算清秀的男子大概十六七岁,手里拽着另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子,只是容貌上明显被抓的那名男子更为漂亮,只是被灰尘泥土遮住了脸,头发也被抓得凌乱,还好衣服还算体面

[你说话啊?不是挺能说的吗?!]看见对方没有一点动静,心里有点慌道

[快看看,死了没?别真死了,好歹是我名义上的弟弟,死了,母亲肯定要说我的]说完就让他旁边的那个人出来看看。

那个人刚蹲下,听见那个被打的男子咳嗽了几声,被吓的一激灵,瞬间跳开嘴里嚷嚷着[还,还活着!还活着!]

[唉?还活着啊,活着就没事了,我们走吧]松了一口气说到。

说完就领着一堆众人就走了

等着那群人走了之后,那名男子才勉强站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我不是已经…]已经死了吗,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兴奋,毕竟谁不希望能活着,扶起一把椅子然后坐了下来,环顾四周之后发现,这屋子看起来是有点小,但是却很精致,但是比起金麟台还是差了一些。但是,屋子的主人待遇却不怎么样啊,毕竟刚才他是真被打的站不起来啊…

[想不到啊,我还能活着,真是意外之喜啊。]回想起观音庙的情景,不禁内心苦涩,想不到他唯一不想伤害的人,却是亲手断送他性命的人。

当他正在回忆的时候,门被敲了敲,然后有一名女子进来了。  那人穿着淡紫色的衣服,梳着双云鬓,清纯可爱的哭了…哭了?

[那个…你、你别哭了。]他还没哭呢!刚活就被打一顿,最狼狈的是他啊!

[小少爷,那个大少爷是不是又来欺负你了!]

小少爷?难道…

[没事的,你别哭,其实不是很疼的!]他无奈的笑笑, 试图安慰眼前的人,但是丝毫没有效果,反而起了反作用,这让他很无奈。

[ 小少爷你不用怕,有什么事请告诉夫人。不然会为你做主的!]金光瑶敷衍的笑笑。 但是也从这个丫头的言行中的到了一点消息,这个家族是住在东方蓬莱岛的有琴氏,他的母亲是这个家主夫人的妹妹,这对姐妹很友好,只是这个妹妹喜欢上了一名男子,最后和他结为道侣,但是后来,那名男子说是离开一阵,说是会回来的,最后却没回来。于是女子伤心欲绝,最后咽了气。那名男子走的时候留下一枚贝壳纽扣,金光瑶让那名婢女把扣子拿来,结果一看,心里了然。

呵,金光善,果然,前生是他的儿子就已经够恶心的了,没想到,造化弄人。这一生还是他儿子。但是,印象中家主夫人对这个身体的主人很好,而且,我也并未夺舍四周也没有献舍的痕迹,疑点很多?难道真的带着记忆重生了?不可能啊?知道那名婢女的的话打断他的想法[小少爷,洗漱吧,夫人要见你]那名婢女双眼通

  不管了好歹是活了,不用待在冷冰冰的棺材里了,还可以不用和讨人厌的大哥待在一起,这样不是挺好的

[你去准备吧]

说完 那婢女打了盆水给金光瑶洗漱。

整理之后才发现,这副皮囊真的很精致除了身高和以前别无二致剩下的都很好,最重要的是修为很高,灵力也没用堵塞。比刚才的那些人不知道都好多少,但是为什么打不过刚才的那个人,这还要仔细盘查,不得不说,金光瑶对这副身体很满意。

整理好情绪,挂上和之前别无二致的微笑,淡声道[走吧]

于是和那名婢女一起去了家主夫人的房间

4

静音阁内

[阿瑶来了。]家主夫人笑眯眯的说

[嗯,夫人]多久没听到了,一边回答一边心想,还有怎么到哪里都和这个瑶字离不开?是不是这个字太晦气了?

看着对方走神了又轻声呼唤了一下[阿瑶?]

[在的]心思被拉了回来

[明日…我想让你去西方大陆求学?你可愿意?]看着对方的脸不禁想起自己的妹妹,心里一阵阵苦涩

[这…可是为何?]金光瑶犹豫了一下,但是不明白家主富人的心意,为什么不让他自己的儿子去?

[阿瑶,虽然你在有琴氏已经出类拔萃了,但是西方大陆人才济济,你还需要磨练,你兄长…他未来是要继承家业的,——炼药,我们有琴氏世世代代以炼药为主,但是你却是修仙,金丹已经结了,却在有琴氏没有地位,因为,你不再具备炼药的资质或者说,你错过了成为炼药师的最佳时期。你可懂我的心意?]

[阿瑶明白了。那夫人打算让阿瑶何时出发?]

他懂夫人的心思了知道这也是为他好,更何况他以前就是修仙的,但是…

[那就下个月吧]


半世


1

   经历了观音庙之后,蓝曦臣的精神越来越恍惚,但是没人知道为什么,但是到底因为什么,这可能只有他自己了解了吧


云深不知处内


[曦臣,你到底怎么了!?]蓝启仁不耐其烦的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叔父,我求您了,别在问了……我现在脑子很乱,我不知道…阿瑶他…我…]蓝启仁看着蓝曦臣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脑袋,又气又恨,自己养的两个挺好的白菜,怎么就…唉,说多了他也都是泪啊,但是他也不忍心看着蓝曦臣这样,于是蹲下来,轻声安抚到[曦臣,你也别太难过,我知道你待金光瑶如同手足,但是都这个份上了,你还是这般袒护他,你让蓝家情何以堪啊?]

[叔父。,我不知道,我现在脑袋很乱,我想静静……]蓝曦臣目光呆滞,焕然的看着蓝启仁。   


看着蓝曦臣憔悴的面色[罢了,蓝家的事,我先帮照看着,你…待你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之后再来料理蓝家的事吧]

[那…有劳叔父了]蓝启仁看着蓝曦臣的离去的方向无奈的摇摇头,怎么就会变成这样呢?他也不理解,那个金光瑶,十恶不赦的罪人,到底做了什么,让平时不管做什么都温和有礼的蓝曦臣崩溃到这般模样。蓝启仁也是又气又恼,但是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金光瑶已经死了,蓝曦臣又是这个样子,忘机和魏无羡又什么都不肯说,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兄长…]与他几乎一模一样的人欲言又止的看着他,

[没事,不用担心,还有…魏公子的金丹结了吗?]蓝曦臣知道蓝忘机担心他,但是为了让他放心,他还是把话题转移到魏无羡的身上,

[没,毕竟…]莫玄羽的身体灵力太低了,浪费了不少稀有的药材,才把修为提高了些许。[慢慢来…有的是时间。]蓝曦臣报以微笑的说

[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在蓝忘机忘机看来,他的兄长很累

[嗯]

说完蓝忘机看着蓝曦臣的背影有些许犹豫

最后还是走了


2

彩衣镇

[怎么这么贵啊?!这是坑人呐!]

[这位小兄弟,都这个价格了,不能再便宜了]

[老板,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再便宜点呗]

[去去去,不买一边玩去,别打扰我做生意]

蓝忘机刚来就看到这样的场景,无奈道

[魏婴]

[唉!在这呢!在这呢!二哥哥!我在这呢!]说着,一边眼冒精光的扑了过来

蓝忘机点头示意,老板微微欠身

[不买切勿胡闹]蓝忘机一脸严肃

[你怎么知道我不买,万一我还真…]没等他说完蓝忘机脸就黑,在这卖首饰的小摊子晃悠,不是胡闹,那是买给谁啊?

[好了好了,不闹了不闹了,怎么了你又,吃醋了?]

[并未,只是,]

[是不是关于敛芳尊的啊?]魏无羡笑嘻嘻的到

[嗯。]蓝忘机原本挺惊讶的,但是后来想了想自己最近的所为还是了然了。

魏无羡想了又想又接着道[敛芳尊是被封在棺木里了,由聂氏主持的,你也看到了七十二颗桃木钉,不多不少,恰好能把他封死在里面,除非用外力,要不然是出不来的]魏无羡无奈的答道

[我知道你是在担心蓝宗主,也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你也知道,我也是献舍重生,这是禁术,很难成功的,要不是献舍之人怨气深重,我也不可能这么成功的重返人世。]魏无羡看着蓝忘机欲言又止的样子很是无奈,便一五一十全都报了出来。反正他也不担心会传出去,一.他相信蓝忘机不会这样做,二.要真是传出去也没什么用,没有几个人会会傻到用自己的命来报仇,而且成功率还很低,除了莫玄羽外。

与此同时,东方有琴氏却出现了一个和莫家庄很相似的现象。